市值近8万亿美元的元宇宙,是资本的圈钱工具,还是通向未来的桥梁?

市值近8万亿美元的元宇宙,是资本的圈钱工具,还是通向未来的桥梁?

1992年,美国作家尼尔·斯蒂芬森在小说《雪崩》中,描绘了一个超现实主义的数字空间“元宇宙”。30年后,“元宇宙”成了全世界瞩目的热点。在昨天(2日)举行的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法治青年论坛上,来自中国、美国、德国、韩国等多个国家的青年法学家,围绕“元宇宙:适用人类规则的数字世界”这一主题各抒己见,共同探讨如何让元宇宙有更美好的未来。

“元宇宙”热和三种可能性

在发言中,各国学者不约而同提到了当下的“元宇宙”热。

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教授林少伟说,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已有12个省级部门出台了明确支持元宇宙产业发展的相关政策,其中有些省市还出台了不止一项。花旗银行和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预计,到2030年元宇宙每年可以产生13万亿美元的收入。韩国汉阳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珠莲也提到,韩国政府认为元宇宙产业可能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因此投入巨资扶持。2021年,韩国有关元宇宙的专利申请数较前一年翻了一倍,今年仍在快速增长中。

“最近几十年,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一直充满了不确定性。生活在时代中的人们,往往很难预测信息技术的下一步走向。”林少伟说,所以,元宇宙火爆的未来可能会来得很快,也可能会来得很慢。

更重要的问题或许在于,那真的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未来吗?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郑戈认为,元宇宙有可能通向3种未来,最乐观的是真正打破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壁垒,实现虚实融合。差一点的未来是重塑当下的互联网生态,但可能会因此形成新的垄断。最悲观的未来则是彻底成为资本圈钱的工具。“这不是危言耸听。区块链刚出现的时候,也被视作是革命性的、颠覆性的技术创新,但到目为止,绝大多数人只是用它来炒虚拟货币,很多人还因此破产。”郑戈说,根据高盛的行业报告,元宇宙相关产业市值将很快达到8万亿美元,仅“元宇宙房地产”这一个概念,就在2021年产生了5亿美元交易量。可是,目前支撑起元宇宙的VR、AR技术,虚拟仿真技术,3D全息投影技术等等,其实都诞生在元宇宙概念火热之前,且本就在不断进步。

是资本收割韭菜后烟消云散的泡沫,还是互联网巨头巩固垄断地位的手段,抑或是大多数人改善数字化生存状况的契机?“未来如何,取决于我们当下的政策和法律如何选择。”郑戈说。

我们为何怀疑元宇宙?

元宇宙不是一方净土。人们对元宇宙未来的不确定性,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其对人们习惯的、以物理世界为基础的传统治理模式的冲击。这也是与会嘉宾们重点阐述的领域。

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张钦昱教授说,目前,元宇宙也存在道德性失范、经济性失范、安全性失范等问题。比如,在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罗布乐思(Roblox)中,就出现了用户在人物名称或形象着装中融入侮辱性、攻击性或歧视性较强的元素。“研究表明,现实世界中厌恶某个种族群体的人,在虚拟现实环境中与外表为该种族的角色互动时,仍会呈现种族偏见,而被排斥的用户也会和现实中受到歧视的人一样,变得消极。”

而相较于现实世界,在元宇宙中的歧视或侵犯行为不仅难以界定,执法更是困难重重。李珠莲说,传统的法律大多以地域划分管辖范围,但在有可能连接全世界的元宇宙面前,这种管辖方式明显难以适应。她提到,韩国法律界和学界这两年正在激烈讨论,是否要为了适应元宇宙而修改相关法律。

在林少伟看来,这些冲突正是由于元宇宙中的“正义”和传统正义在底层逻辑上存在差异。“我们所熟知的传统正义,由政治正义、法律正义、分配正义等组成。而元宇宙中的正义,是由数字、算法、计算正义等组成,是一种技术正义。”林少伟举例说,元宇宙要想真正发展,势必要争取建立统一的技术和规则体系。但这种技术一旦真的建立,掌控者也就拥有了巨大的权力,这是人们不能接受的。所以,我们必须要考虑,如何在传统正义与技术正义间做出取舍实现平衡,才能让元宇宙的发展不至于危害到我们自身。

商汤科技政策研究总监刘志毅还提到了元宇宙造成的资源过度消耗问题。“要建构一个虚拟世界,需要的是现实中海量的带宽、存储和计算能力。比如,实现一次100人在线,时长2小时的小型元宇宙交互活动,就需要1.2pb的数据支撑。”刘志毅说,元宇宙看似在线上,最终消耗的仍是电力等能源,而且消耗量极为惊人,如果发电能力没有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可能就无法支撑元宇宙正常运转。

如何才能通向光明未来?

“元宇宙可谓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只有对其施加正确的规制模式,才能让其飞向天堂。”事实上,各国都已经注意到了放任元宇宙“野蛮生长”可能造成的危害,纷纷出手予以规制。有学者统计过,2021年美国各级政府出台的监管文件中,“元宇宙”这个词出现了260次,今年上半年是1100多次。而在此前的20年间,一共只有1次。

为了让元宇宙走向人们理想中的光明未来,嘉宾们纷纷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唐林垚建议,要尽快确立元宇宙的伦理规范,并将其置于核心地位。比如,要尊重和保护用户作为自然人的独立、自主选择权,元宇宙运营商不得通过任何技术手段施加不合理的观念和要求。此外,还要建立由国家、运营商、第三方审查机构共同组成的专职审查体系,避免运营商自查难以服众、第三方自查可能造成泄密等问题。

林少伟也提出了元宇宙通往光明之路的“五大原则”:负面清单、法律中立、法治自治共治结合、绿色、轻诉讼。在他看来,法治是元宇宙治理的基础,承担着为这个虚拟世界划出底线的任务,但又不能过度限制其发展。自治是元宇宙治理的核心,因为在虚拟世界中,现实的执法力量难以触及,基本的规则只能是公序良俗和意思自治。共治则是关键的润滑剂,既能限制自治的私利性,也能缓解法律的刚性。

张钦昱认为,打通现有的元宇宙壁垒,对元宇宙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因此,国家在出手规制元宇宙时,应当禁止开发者通过设置特殊的操作系统和硬件来锁定用户及供应商,以排除潜在的竞争者和替代品。同时,要禁止实施独家交易,或像其他软件供应商设定不合理交易条件。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元宇宙发展的公共规则,关系到整个产业,所以还应注意避免政策波动过大。